站内搜索

产能合作为中伊经贸发展注入新动力

发布时间:2016-12-12 作者/发布者:办公室 点击次数:690

   12月5日,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参加了中伊外长年度会晤机制首次会议。“中国是伊朗在最艰难的时候收获的伙伴。患难见真情,中伊关系一定会有更加光明的未来。”扎里夫6日表示。

   今年1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伊朗进行国事访问,双方宣布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建立外长会晤机制是落实两国元首共识的举措之一。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表示,习近平主席今年1月对伊朗成功进行国事访问后,双方有关部门密切配合,认真落实访问成果,两国在政治、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人文交流等领域合作取得新进展,中伊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进入快速发展的新时期。

   产能合作是重点

   张高丽表示,双方要按照两国领导人达成的重要共识,保持高层交往,夯实中伊关系政治基础,进一步深化共建“一带一路”框架下合作,深入对接发展战略,加强能源、经贸、投资、金融等合作,规划好双方互联互通、产能等领域合作路线图,推动双边务实合作有序有力推进,取得实际效果。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今年1月给出的回应是,“虽然2015年中伊经贸合作出现不同程度萎缩,但双方传统的友好关系、经济上的互补性和合作上的巨大潜力,决定了两国经贸合作必将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中国贸促会会长姜增伟在6日的论坛上指出,中伊资源禀赋和产业结构具有很强的互补性,可以进一步扩大国际产能合作。“伊朗亟须发展电力、化工、建材、汽车等产业。中国在产能合作方面有着技术优势,也有充足资金,符合伊朗发展的需求。”

   “中伊合作应多集中于能源与基础设施方面。中国在基础设施方面具有优势,质量过关、性价比高,两国可以开展合作。此外,两国在能源方面的合作前景良好。能源是伊朗的支柱产业之一,且处于大力发展中。对于中国来说,无论从能源安全,还是从企业走出去的角度来考虑,均愿意与其展开积极合作。目前伊朗也正在推行改革计划,即把石油领域之前的合同改成新的合同,已经拟定好,并进行招标,这对所有国际公司都具有积极意义。”中国现代国家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伊朗问题专家秦天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伊朗已经确定了近50个油气项目,总价值1850亿美元,希望在五年内签约。为了吸引投资者,伊朗已启动新石油合同,有效期长达20到25年。

   中国是伊朗石油的第一大消费国,也是伊朗第一大贸易伙伴。两国已同意在未来十年将双边贸易总额提升至6000亿美元。然而,2015年,中伊双边贸易额338.42亿美元,同比下降34.7%。其中,中国对伊出口177.91亿美元,同比下降26.9%,自伊进口160.51亿美元,同比下降41.7%。

   “自1979年以来,中国即是唯一与伊朗不断深化合作关系的大国。伊朗产业中薄弱的环节很多。除了能源方面,两国在交通基础设施方面也可以进行合作,包括水坝建设、高铁建设或是高速公路领域方面的建设,另外在家电方面也可以开展合作。”西南大学伊朗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冀开运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伊朗总商会会长吴拉姆·侯赛因(Gholam-Hossein)称:“制裁时期中伊经贸关系不断发展,制裁解除后中国适合在伊朗经济中发挥更强的作用。”他提议:“中国可以在伊朗自由区合作建立工业园。”

   “从宏观框架上着眼,双方合作如果实际落地,还有很多细节需要商榷。无论是在历史文化的相通性,还是在产业链,产品质量以及企业经济效益方面,我国都是伊朗现实中有能力且未来潜力十分巨大的合作伙伴。”冀开运告诉记者。

   据悉,伊朗计划在未来五年购买35000辆机车和车厢,包括货运列车、客运列车、高速列车、地铁等,总价值达150亿美元。然而,这些车辆不允许整车进口。伊朗工矿农业商会会长沙非在会上提出加强产业链合作。“中国企业可以将部分生产转移到伊朗,通过伊朗再出口到其他国家。”他说,“伊朗愿意为外资创造条件,我们已经建设了多个自由贸易区、工业园和特别经济区,入驻企业可以获得长达20年的免税期。”

   中企走入伊朗仍应规避风险

   扎里夫说,“两国当前面临的阻碍包括金融和签证问题。”受国际制裁影响,伊朗的银行系统已与全球断绝联系近10年。伊朗原本期待伊核协议生效后可以立刻恢复,但未能如愿。

   秦天认为,目前面临的金融障碍并不只是伊朗单方面或某单一方面造成。由于美国与伊朗关系僵持,以及对伊朗的制裁,造成许多企业尤其是国际化企业在处理与伊朗关系时比较谨慎,不愿意触及美国制裁伊朗的红线。目前的障碍仅靠双边努力是难以解决的,这需要共同努力,多方协调。

   去年6月,该集团与中国中机公司、苏电集团签署了25亿美元合作协议,承建德黑兰-马什哈德铁路电气化改造项目。其中,85%的资金由中国提供贷款融资。伊朗基础设施工程集团MAPNA总经理阿里阿巴迪曾表示,伊朗企业无法接入中国的金融系统,两国这一领域合作的机制还不完善。

   冀开运指出,中国和伊朗之间金融方面的合作交往从来没有中断过。不过,伊朗受到美国制裁,而中美经济联系又具有广泛性和深度,所以中国与伊朗之间的资金往来与融资也受到了一定影响。但是30多年来,中国已经建立并摸索出合作方式与模式,中伊之间的金融合作与融资渠道可能还会随着日后制裁的减除而日益拓宽。两国金融合作前途光明。

   当前,伊朗正在加快重返国际市场的脚步,不少中国企业对伊朗的兴趣也在慢慢发酵。但由于制裁,很多美国企业不去伊朗投资,很多欧洲企业也处于观望状态。不过,当前伊朗市场投资风险仍然偏高,大部分中小企业仍处于观望态度。在当前国际情形之下,中企进入伊朗仍应合理有效地规避风险。

   冀开运认为,首先,中国外交界、企业界、学术界携手联动。三方沟通之后,中资企业将从制度文化上对伊朗有更深入地了解。其次,建议中资企业对伊朗的民族心理、商业文化,以及合同法,劳工法等具体法律有相应认识,并雇用两国专业人才。现在伊朗的状况使很多欧美企业望而却步,这为中国企业的进入创造了机遇。